月薪5000元不配吃冰淇淋 夏天必备的冰淇淋为何越来越贵?

2022-06-21 11:30:39     来源:三湘都市报

一个月前,白酒界老大哥茅台与蒙牛联名推出茅台冰淇淋,一份含“茅”量1.6%的香草口味冰淇淋,零售价66元/杯,这也刷新了市面可售冰淇淋的最高零售价。

6月20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发现,曾经的“廉价”冰棍已被均价6元左右的商品取代。有网友调侃称:“月薪5000元,已经不配吃冰淇淋了”。夏天必备的冰淇淋,为何越来越贵了?

走访:3元/支的冰棒成了稀缺品

“在超市的冰柜里随手拿起两支冰淇淋,结账时才发现要30多元;在同伴示意下,赶紧换了冰柜内侧最不起眼的冰淇淋,这一次的结账价格却飙升至45元。”最近,短视频博主拍摄的一条段子引发共鸣。有网友戏言,“不认识的雪糕不要拿”已成为买雪糕时的新规矩。

炎炎夏日,有着消暑神器之名的冰淇淋,因“当代雪糕的价格有多离谱”热度不断攀升。买一支冰淇淋得花多少钱?6月20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长沙多家便利店、连锁超市发现,尽管在售冰淇淋近百种,但3元以下的冰淇淋成了稀缺品。

如,在步步高超市迎宾路店内,冰柜内在售的雪糕共有44种,超过8元/支的有32种,占比达72.7%,最贵的冰淇淋是哈根达斯,零售价为39元/杯;盒马鲜生华创店共191种冰淇淋单品在售,其中不高于10元的仅13种,仅占全部在售冰淇淋的6.8%。

“儿子在冰柜里拿了一支冰淇淋,样子跟以前常吃的笑脸冰淇淋很像,一结账却要20多元,贵得有点离谱了。”长沙市民虢女士发现,平价的白糖、绿豆冰棍越来越少见,而冰柜中主推商品动辄20元/支。

探因:花样翻新“升级”带火高端产品

“不是平价冰淇淋消失了,而是老冰棒、糯米糍、绿豆冰棒这种零售价低、利润也相对较低的平价冰淇淋,渠道商不太愿意摆出来卖了。”湖南一本土冰淇淋经销商接受三湘都市报记者采访表示,2018年,冰淇淋行业集体进入网红时代,9.9元/支的奥雪椰子灰、66元/支的钟薛高一炮而红,也就此拉开了高端冰淇淋“大乱斗”的序幕,“新品牌给了渠道商更高的利润点,也得到了冰柜内更好的展示位。”

湖南本土冰淇淋品牌“雪帝冰淇淋”创始人邱德生告诉记者,原材料上涨也是冰淇淋涨价的原因之一,以冰淇淋植物油主要原材料棕榈油为例,2020年的进货价为6000元/吨,今年已涨到16000元/吨,“算上人工、物流成本,厂家确实不赚钱。”

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发现,为提升议价能力,网红雪糕们纷纷打起了概念牌,有的用上了稀缺昂贵的进口水果、精心筛选的特级原料、0脂肪无糖的健康理念,还有的将雪糕棍原料从塑料换成了秸秆。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就曾公开表示,售价66元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仅成本就超40元。

噱头是否大于实质,犹未可知。雪糕行业集体高端化,却源于高额利润的驱动。伊利乳业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1年,其冷饮业务毛利率位置在40%以上,2020年一度达到了48.66%;近年来,伊利旗下巧乐兹、甄稀等冰淇淋分别与Costa、小黄人跨界联名,市场份额一度接近20%。

一名业内人士透露,当冰淇淋的渠道重心从线下转到线上,以工作室加上代加工的形式进入冰淇淋行业的新消费类品牌,需要投入大量的“种草”笔记,再请明星代言,尽快让品牌“出圈”,而这些营销成本,实则都是消费者在买单,“一支巧克力冰淇淋通过电商渠道销售,摊上冰袋、泡沫箱、干冰、获客成本,单支至少得高出5元/支。”

市场:消费规模全球第一

中国绿色食品协会绿色农业与食物营养专业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冰淇淋/雪糕行业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冰淇淋/雪糕市场规模达到1470亿元,预计2021年超过1600亿元,市场规模稳居全球第一。不过,从人均年消费量来看,与西欧国家相比仍有较大上涨空间。

冰淇淋市场逐年扩容,让新消费品牌看到了市场潜力,竞争加剧。企查查数据显示,中国现存雪糕、冰淇淋相关企业超4万家。从区域分布来看,湖南现有雪糕、冰淇淋企业2875家,数量居全国第三位。毫无疑问的是,逐年攀升的冰淇淋价格与其自带的“快消属性”、“大众情怀”渐行渐远。

暗流涌动之下,一些网红雪糕品牌甚至没能挨到“第二个夏天”。“消费者看到的出圈品牌,每年就1-2个,但实则有上百家企业在造概念,让消费者愿意为了一次新鲜和一个炫耀的机会买单。”上述业内人士指出,从市场调研情况来看,只有不足10%的消费者愿意为概念买单,冰淇淋市场在品质升级、健康化方面的创新趋势毋庸置疑,但口味和价格仍然是吸引消费者的决定因素。(黄亚苹 刘会欣田甜)

关键词: 茅台冰淇淋 短视频博主 雪糕价格 平价冰淇淋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