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变好人 反派当英雄——梦工厂《坏蛋联盟》的看家法宝

2022-05-13 09:34:4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从口碑上看,梦工厂今年出品的动画《坏蛋联盟》多少有些惊喜,在北美烂番茄和Metacritic网上分别获得了87%和64的推荐分数,超过了反响更为火爆的《奇异博士2》,在中国也获得了7.4的豆瓣评分和过亿票房,目前全球入账1.5亿美元,暂时领跑2022年动画电影。如果把这部作品放在梦工厂动画的整个序列里,就会发现它们那套“反英雄”思路不仅仍然吃得开,在如今“反歧视”“不刻板”的社会大趋势下,还拥有了一定的道德教化意义。

作为一部合家欢动画,《坏蛋联盟》的剧情并不复杂,算是梦工厂的看家法宝——“坏人变好人,反派当英雄”。从当年一鸣惊人的《怪物史莱克》系列开始,梦工厂就致力于打破迪士尼的“正统童话”世界,全方位“洗白”怪物和反派们。如今这“一招鲜”早已被迪士尼、索尼等同行们学了去,《无敌破坏王》《精灵旅舍》《神偷奶爸》系列都大受欢迎,就连真人电影里也大玩“反超级英雄联盟”,倒是梦工厂自己,在《功夫熊猫》和《驯龙高手》系列之后鲜有提升影响力的IP,特别是转卖给环球之后,渐显颓势。所幸,这次《坏蛋联盟》的主创又翻出了曾经的生意经,用“雅痞”范儿的男主“大坏狼”收获了高人气,哪怕剧情的起承转合略显生硬,尚不如皮克斯圆熟,但至少在角色塑造上令人印象深刻。

从日漫中的鲁邦三世,到混迹动物城多年的狐狸尼克,甚至上溯到古龙笔下的楚留香和最近翻红的法国盗祖亚瑟·罗宾,这些玩世不恭的男主身上总有一种吸引人的特质。《坏蛋联盟》在打造“大坏狼”时,想必也参照了这些前辈的人设,再加上山姆·洛克威尔传神的配音,在狡猾恼怒和超然洒脱之间平滑切换,一出场就颇具魅力。

在“坏蛋联盟”五人团中,大坏狼既不是手段最高超,也不是性格最凶恶的那个,而是最善于沟通,总有急智的骨干,即便不当首脑,也是狗头军师,同时还承担着情感核心的功能。事实上,这些“坏蛋”总体上还是遵循传统好莱坞“盗匪片”中的雅贼人设,像《11罗汉》那样专门针对特定人物下手(片中台词还真调侃了乔治·克鲁尼),很容易赢得观众的钦佩和认同。

正因为他们本质上并不坏,“盗亦有道”,或者说坏人才更容易注入鲜明立体的个性,所以那些摇尾巴、救小猫和秀歌舞的举动才显得更加呆萌可爱。与此同时,此类影片中总要出现真正的反派和大阴谋,而当过于完美的大好人“荷兰猪教授”大发圣母心时,稍微有点观影经验的影迷就很容易猜出谁是幕后真凶了。

与迪士尼把悬念保留到最后的《疯狂动物城》相比,《坏蛋联盟》里的“伪君子”大Boss在影片过半时就已自我暴露了,这多少让之后的剧情显得推动乏力,只能靠狐狸女市长和贪吃蛇的小反转来制造惊喜。北美影评人对于影片前两幕也更为推崇,甚至将其视为“动画版的昆汀·塔伦蒂诺”,有一种粗犷的反类型效果和黑色幽默,但到了第三幕,就处理得过于混乱喧闹了。

当然,梦工厂这次的定位本来就偏低龄,尽可能把人物做得夸张、滑稽,甚至愚蠢,那些普通民众、警察甚至是媒体,都只是背景化的工具人群,在主角团和反派面前没有思考力和判断力,一如鲨鱼的所谓“伪装术”,只可能存在于兔八哥那种动画体系之中,你既可以将其视为一种讽刺,也可以认为是主创在偷懒。

而这部动画最值得探讨的问题就在于,它从众多成功的商业作品中篡取了世人皆知的元素,这样可以省去解释和铺垫的时间,快节奏地推动剧情发展,但回味之时就会觉得拼凑的痕迹太重。尤其是狐狸女市长戴安的真实身份和矫健登场,帅气是挺帅气的,难免有种“机械降神”的突兀。

正因为在场景和设定上存在先天的拼凑感,主创只能在情感脉络上找补。影片开场那段追车戏很过瘾,损友们给贪吃蛇过生日的心意,让人很容易联想到《速度与激情》系列里反复渲染的“帮内一家亲”。之后的剧情发展与其说是在争论“坏人能不能变好”,不如说是在证明“最铁还是兄弟情”。狐狸戴安在监狱那场打斗秀之后,其真正的功用也是作为旁观者见证“坏蛋联盟”的尽释前嫌。至于最后破坏了反派荷兰猪的大阴谋,掉包了“屁股陨石”的高潮,在动作场景和计谋设计上都并不算新鲜,一些逻辑细节也经不起推敲,好在影片的主旨此时已经转移到了“相互信任”的普世价值上,孩子们会一边拍着巴掌一边喊着“酷——”家长们也可以趁机循循诱导:“你看,大坏狼也可以是GoodGuy,以后不要以貌取人了哦。”(董铭)

关键词: 坏人变好人 反派当英雄 坏蛋联盟 看家法宝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