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网文作家跨界入局“剧本杀” 解码新玩法

2022-06-22 14:26:06     来源:羊城晚报

“剧本杀”不仅是年轻人喜爱的社交活动,也是一个颇有市场前景的行业。近年来,除了线上、线下剧本杀游戏以外,还有剧本杀综艺、红色剧本杀、剧本杀文旅等剧本杀行业新趋势涌现:《明星大侦探》《奇异剧本鲨》《兵临城下》《暗礁——长江专场》《狐妖小红娘》等项目,不断给观众、玩家、游客带来新奇体验。

近日,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剧本杀行业资深从业者、“二次元”网文作家朱乾,邀请他解码剧本杀的新玩法及内容监管层面的规则与实践。

网文作家跨界入局剧本杀

朱乾是温州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教师,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青联委员、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获得者。十余年来,他以笔名“善水”创作了《宅妖记》《不二掌门》《四无道长》《书灵记》等十余部作品,全网点击量超过150亿次,多部作品入选中国网络文学作品排行榜、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并被改编成影视剧、动漫、网络大电影。

从五年前开始,朱乾逐步成立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和新文创公司,制作出品了多个新文创项目。

2019年,朱乾在江苏镇江参与电影拍摄时,被几位朋友带到当地的剧本杀店玩了一场剧本杀。不久,他便在南京和朋友成立了一家公司,做剧本杀相关内容。“我们选择跟业内最大的交易平台‘小黑探’合作。”朱乾说,“剧本杀剧本的完整创作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拟大纲、完成初稿后,需要不断找玩家测试、修改,才能推向市场。”通常,一个剧本需要2至4人完成。

最近两年,朱乾的团队不仅开展了剧本杀剧本创作、开线下剧本杀店等业务,还做起以剧本杀为切入点的沉浸式文旅,逐渐成为业内剧本杀新文创领域的“标杆”。朱乾表示:“放到全国市场,我们虽然做的头部剧本不多,但也做了很多腰部以上的本子,与‘小黑探’合作开设的剧本杀剧本淘宝店,营业额已经在相关分类里做到第一了。”

对于剧本杀运营,朱乾形容自己的团队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我们在南京、温州等地都有剧本杀相关公司,主营方向包括剧本创作及发行、实体店经营和户外沉浸式文旅;另一方面,我们也配合政府相关部门,做一些剧本杀文化集群方面的工作。”

剧本杀与影视综IP互相转化

剧本杀的红火不仅引来众多文创从业者的参与,也吸引平台方纷纷入局,推出剧本杀综艺节目。去年,《奇异剧本鲨》《萌探探探案》《最后的赢家》《明星大侦探第六季》接连上线;今年,《大侦探》完结后,《开始推理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无缝续上剧本杀综艺的热度。这些剧本杀综艺各有侧重:《萌探探探案》是一档“IP+”沉浸式推理真人秀,偏重在游戏中制造笑果。《潜伏》《庆余年》《还珠格格》等经典IP均被改编成了剧本杀游戏。《奇异剧本鲨》则是一档明星社交体验真人秀,主打沉浸式剧本杀,让玩家在游戏中完成社交。

从口碑和影响力来说,2016年首播的明星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系列,国民认可度最高。每期节目中,嘉宾根据不同案件的主题,扮演不同角色,进入模拟案件现场寻找证据,推理出“凶手”。朱乾说:“《明星大侦探》和线下剧本杀火了之后,腾讯、爱奇艺、优酷均开始着手打造剧本杀性质的综艺,一些悬疑小说作者参与了编剧工作。”例如,热播剧《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的原著作者紫金陈,曾坐镇《奇异剧本鲨》编剧团队。朱乾透露:“一些综艺也曾与我接洽,有些项目还在筹备阶段。”

在朱乾看来,相较于强调推理、烧脑的线下剧本杀游戏,剧本杀综艺更强调娱乐性,“一个多小时的节目不可能都展现烧脑的逻辑性表达,观众也不会愿意看几个嘉宾在房间里讨论,而是要看他们在各种活动中闯关、互动,因此剧本杀综艺的剧情都会简单一些。”朱乾表示,针对不同的剧本杀综艺项目,业内会充分考虑委托方需求进行调整,“实景综艺或户外团建式综艺,编剧会突出游戏机制;做室内围桌节目的剧本,编剧会突出推理机制。”

剧本杀剧本与影视IP的相互转化也陆续有来。去年,电影《刺杀小说家》上映前夕推出了“玩‘剧本杀’送电影票”活动,片方和剧本杀平台达成合作,借助IP授权进行影片衍生宣传。据朱乾介绍,一些电影院将空置的影厅作为沉浸式剧本杀场景,在电影上映前,让玩家玩电影相关的剧本,“以前更多的是用老电影的版权创作电影院沉浸式剧本杀,现在经常会与即将上映的电影做联合宣发——电影上映前一个月,它们获得电影版权许可后,为电影做一场剧本杀活动,宣发预热。”

朱乾表示,接下来会着手将部分小说改编成剧本杀,而目前公司也在开展知名网文的剧本杀改编工作,“比如改编蒋胜男创作的《燕云台》,一些知名影视剧也找我们进行剧本杀改编工作”。同时,剧本杀也在反哺影视市场。朱乾说:“的确有影视公司来找我们寻求卖得好的、优秀的剧本杀剧本,商讨合作空间。”

红色主题剧本杀受党建活动青睐

眼下,主旋律的“红色剧本杀”也在年轻人中流行开来。这些红色主题剧本多以家国情怀为主题,聚焦五四运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或主打谍战阵营,或偏沉浸情感,不少单位选择以此形式进行党建,让年轻人在娱乐的过程中收获历史知识,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兵临城下》《无双》《与妻书》《孤城》《红色恋人》等红色剧本都颇受年轻人欢迎。其中,《兵临城下》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而成,故事中的朔县城位于山西北部,是雁门关外的一座历史名城。七七事变后,朔县在先进分子和组织的发动下,决定守城抗日,据险固守。《兵临城下》通过情节设计让玩家感受抗日时期的艰难抉择。作者猫斯图在受访时曾表示:“剧本给了玩家选择:在明知道可能会失败,会牺牲的时候,到底是坚持还是投降?即使玩家们最后没有选择抗日,但当他们得知真实历史人物的坚持时,也能在对比之下更直观感受到先辈的伟大。”去年,《兵临城下2》已经问世,续作将故事放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此外,谍战题材剧本杀也因其红色背景受到党建活动青睐,《孤城》《谍影》《南京1937》《刀鞘》等剧本叫好又叫座。

目前,不少地方还出现了定制剧本杀、与创作者联合出品剧本杀,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无锡、三亚等地均陆续展开尝试。据悉,这类定制合作的核心特点多是故事为红色背景,具备正能量,带有特定地域属性。

去年,广东共青团联合“百变大侦探”剧本杀APP共同打造了《红色密码》系列党史宣传文化产品。剧本杀《百年风华》上线后,迅速在年轻群体中流传开。剧本内容充满悬念又发人深省:“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国共第一次合作破裂。反动军阀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疯狂镇压工农运动,革命局势急转直下,血雨腥风笼罩。在这样‘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局下,是放弃斗争还是坚持革命?珠江两岸的有志青年,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如果是你回到那个波澜壮阔的年代,当历史的选择权交在了自己的手上,你会选择怎样的人生?”

朱乾透露,他的团队也在创作红色剧本杀:“早在2019年,我们就接到了相关部门的调研信息,希望将剧本杀创作与红色题材结合。今年,公司为浙江团省委下属的浙江省青年文学艺术联合会创作了抗战题材红色剧本,将它作为党建、青年活动寓教于乐的载体,进行党史学习教育。我们也为西安市创作了红色剧本杀,作为党支部活动载体,发放给下属机构、企事业单位。”最近,朱乾的公司创作了一部名为《等春来》的红色剧本,被中国电信购买了独家版权,“他们十分看重通过新鲜的、愉悦的方式,让革命党史更好地在年轻人中间传播”。朱乾透露,红色剧本杀与红色文旅结合,也是业界的一大趋势。

沉浸式文旅带来剧本杀新体验

经过几年酝酿、发展,剧本杀已突破边界,与文旅、文创项目充分融合,走出一条“剧本杀+”的新路径。文化和旅游部在前年年底出台的《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引导和支持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在文化领域应用,支持文化文物单位、景区景点等运用文化资源开发沉浸式体验项目,开发沉浸式旅游演艺、沉浸式娱乐体验产品等。目前,市面上有许多剧本杀模式在游轮、酒店、古镇等不同旅游场所开展。不少旅行APP也推出了剧本杀旅游产品。

2021年3月20日,武汉最大的沉浸式剧本杀《暗礁——长江专场》在“知音号”游轮开场,游轮被打造成四层各具特色的船体空间和复古舱房,五幕互动话剧贯串整场剧本杀,200名玩家跟随任务线进入游轮各个区域,执行主线任务、进行互动游戏。

古镇嫁接剧本杀模式更为普遍:四川崇州街子古镇、四川邛崃平乐古镇、云南彝人古镇、浙江杭州河桥镇、浙江南浔古镇等均是热门文旅剧本杀打卡地。以云南项目为例,云南彝人古镇推出了8小时超长沉浸式体验项目,真人实景剧本杀《彝人古歌——威楚之战》,将地方历史和彝族文化融入剧本,并将彝人古镇文旅核心区产品、业态等内容融入剧情体验。

朱乾在解释“剧本杀+文旅”这一概念时提到:“我们不能简单将这种业态称为‘剧本杀+’,现在业内普遍提出的是‘沉浸式+’的概念,如‘沉浸式+民宿+旅游+相亲+博物馆’等。”朱乾透露,浙江很多景区都展开了剧本杀合作项目:“例如,游客走进雁荡山景区,并不是简单游山玩水,可以带有角色扮演性质的沉浸式剧情体验,这某种程度上增加了景区与游客的粘合度。我们也经常与景区合作,将各类活动和沉浸式剧情互动结合起来,年轻人边游览景点,边玩沉浸式剧本杀,实现更多交流。”

朱乾表示,“剧本杀+文创”模式也在同步推行:“剧本杀所用的道具、服装,都能作为周边产品搭配销售。以温州为例,当地以轻工业著称,所以当地政府很支持剧本杀周边产品的开发。”

内容监管基本采用备案模式

今年4月1日,文化和旅游部等5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剧本娱乐经营活动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通知》),规范“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剧本娱乐经营活动。《通知》要求实行备案管理,“剧本娱乐经营单位应当自经营之日起三十个自然日内,将经营场所地址以及场所使用的剧本脚本名称、作者、简介、适龄范围等信息,通过全国文化市场技术监管与服务平台报经营场所所在地县级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备案”。此外,《通知》还要求剧本脚本应当设置适龄提示,标明适龄范围;设置的场景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应当在显著位置予以提示,并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等。

朱乾表示,不少地区早已开展剧本杀内容监管工作,且基本采用内容备案模式:“目前各地有具体政策,但统一来讲,都是剧本由上级主管部门审核,登记备案。另一方面,主管部门会联合消防部门排查实体店的安全隐患。”如果有剧本不申报,会有什么后果?朱乾说:“上级部门很难查到每个剧本,需要店家主动申报,如果不申报,被玩家举报或被文化执法大队抽查到不合格,就要承担责任。”

关于剧本杀命名,近年来亦有争议。朱乾说:“有人认为‘剧本杀’三个字不好听,具有破坏意味,提议改成‘剧本秀’‘剧本荟’或‘沉浸式体验’,大家各执一词,也没有改出一致结果。”

朱乾表示,优质的剧本固然具备影视改编和周边开发的潜力,但目前剧本杀行业鱼龙混杂、质量不一,还需要持续观察相关情况。不过,朱乾也对剧本杀的IP价值充满信心:“剧本杀已成为年轻人的主流娱乐项目。我经常向作职业规划的学生推荐,如果感兴趣,可以尝试走进剧本杀与沉浸式文创领域。”(龚卫锋)

关键词: 二次元网文作家 线下剧本杀 中国作家协会 新文创项目

特别推荐